小年沉思

2024-02-04 来源:网络 阅读:1978

作者 于海洋

......真想做回自己,但好奇心的闸门,却已难打开我的想象。

间或着,心绪比海面上觅食海鸥那灰白的腹还要低,还要忧郁……

如图片无法显示,请刷新页面

我在窗花上写下:“做自己,做回自己!”

字迹浅浅、顷刻间就溶化为水,流散开来,早已把我的本意涂改!

做自己,我能做到怎样?

一个装满圣哲古训,愚钝且不很灵光的大脑,只能追忆残存碎片中清澈日光,童年时那方圆的颊及清瘦而有力的二头肌......

如图片无法显示,请刷新页面

皆因我还保持着与生俱来的善良和热心!

我是不是该换种活法、才更能展现我的才华和天性?

记得中学早操,我响亮地高喊“报数”,曾经的风华正茂......

如图片无法显示,请刷新页面

如今,我淡然了很多,顺其自然吧

现在、只有见到女儿我才深深弯下腰。

当模糊的眼睛只要读到“毌亲”

依旧会噙满泪水

此刻的我,

不过是大半生光阴的一个碎片。

我那倾注着真情的篇篇散文和诗,像十根手指一样不齐…...

如图片无法显示,请刷新页面

他们,他们统统概莫能外...终将零落成泥。

这些我都不在意,我只知道“人过留名,雁过留声”!

我只相信“但行好事,莫问前程”!

于海洋

2024.2.2小年

大连虎滩。

如图片无法显示,请刷新页面

如图片无法显示,请刷新页面



延伸 · 阅读